伯恩集团金俞伯:等“风”来的投资人

侯存过往在TMT行业的成功投资,金俞伯赶上了风口,如今,这位投资人已经在起风前布局。在产业结构仍显传统的重庆,类似伯恩科技集团这样早早踏入互联网行业的企业并不多见,而像金俞伯这样更愿意关注未来机会的投

过往在TMT行业的成功投资,金俞伯赶上了风口,如今,这位投资人已经在起风前布局。

在产业结构仍显传统的重庆,类似伯恩科技集团这样早早踏入互联网行业的企业并不多见,而像金俞伯这样更愿意关注未来机会的投资人也属“异类”。大约十年前,金俞伯在互联网行业挖到第一桶金;而今,伯恩集团积极在环保和食品安全行业布局,这位投资人坚信虚拟经济已经做得太大了,价值投资需要回归实体经济。

金俞伯在投资圈内“一战成名”的项目是猪八戒网,800倍的投资回报率,几乎成为这位投资人过往成功的“标签”,但金俞伯显然并不愿止步于此。

2014年,金俞伯开始瞄准了绿色产业,用伯恩集团官方的表述说,其战略是以投资为“主体”,以互联网金融服务和绿色科技成果转化为“两翼”,其中的绿色科技主要指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领域。

这家在TMT行业崛起的企业,为什么会大跨度地转向环保和食品安全领域?“总体来讲,现在TMT行业风险大,相对竞争大,赢家通吃。TMT行业已经被BAT垄断,而现在的垄断和以前的概念不同,以前是公司以自己名义垄断,现在BAT是控制了生态。我们2011、2012年的时候,就带猪八戒去找过阿里巴巴,他们当时不感兴趣,我们所以才决心独木成林。”金俞伯说。

同时,在金俞伯看来,现在对TMT行业的估值已回归“正常”,过往的超额收益和溢价空间也已经被大大压缩。“2013年的时候,我给易一天使投资(伯恩旗下风投)讲:50到150万做种子轮,150万到500万做天使轮,500到1500万做VC投资。结果,到2014年,500万做种子投资都做不了。”

金俞伯说:“前几年太热,一个idea就可以融资,种子、天使的投资门槛被节节追高,现在不叫寒冬,叫恢复正常了。”

2016年5月,伯恩在香港设立五家子公司,并启动了一项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进大健康产业的战略,金俞伯认为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这两个领域,以及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将带来的巨大的市场机会,在这其中,伯恩也希望不仅仅是一个传统投资人的角色。

伯恩踏入大健康产业,还有一个看似偶然的事件,几年前一个女员工急急忙忙来到金俞伯的办公室,想请21天的长假,金俞伯询问后得知这位员工结婚五六年没法怀上孩子,想去上海检查治疗。

后来这位女员工从上海检查归来,金俞伯偶遇这位员工问起情况,这位员工跟金俞伯说,不止是自己有问题,自己丈夫也有问题。“为什么现代人怀上孩子这个基本要求都那么艰难?这不是环境和食品的问题吗”,金俞伯说。

金俞伯认为,商业的本质是为了满足人们的需求,今天是个供大于求的时代,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将成为刚需。“过去TMT投资蓬勃的背景,是很多企业在产业转型,现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常态。虚拟经济过剩,需要回归实体经济。商业的发展轨迹,也是螺旋式上升。这背后,是商业的基本逻辑问题。”

事实上,对于大健康产业未来机会的判断,在投资和产业圈内已形成共识,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机会是存在的,如何实现商业模式的成功则是更具挑战性的环节。

在大健康产业上的布局,伯恩集团规划了一个10-15年的战略周期,希望稳步推进,目前是以投资作为拉动,用金俞伯的话说,“打着灯笼寻找在中国、以色列、日本这三个国家的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这两个领域中世界第一的技术和产品。”

到现在,伯恩集团已经瞄准了五个具体的技术项目,包括:一种可循环利用的硅藻晶土,这是一种低成本的污水处理技术;一种产生负氧离子的材料,用于改善人的睡眠;一种BGA土壤改良剂;一种能够规模化生产的生物农药技术;以及一种食品安全领域的新型包装材料。

至于如何判断这些技术的先进性和商业化前景,金俞伯部分地借助了“外脑”。今年9月,金俞伯向母校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捐资10.3亿元设立教育发展基金。

这一“电子科技大学伯恩跨学科创新发展基金”时间跨度为2016年9月至2025年9月,用于支持电子科技大学在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大数据以及产融结合、商业人才培养等多领域跨学科创新发展,其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引进一流师资,设立讲席教授、冠名教授岗位,聘用专职科学研究人员,建设专用物理空间,设立专项发展基金等。金俞伯也希望借助学术科研机构的力量来甄别有关的项目。

在确定了技术方向后,伯恩下一步的规划是在各地投资一些产业园,金俞伯表示,伯恩在运营产业园中的角色,将和以往投资TMT行业有所不同,伯恩主要负责对技术的把握、投资和培育,而各地的合作方主要负责生产和市场。“TMT行业的竞争有些像零和游戏,赢家通吃,我们在大健康产业的布局希望做加法,能为现有的经营者提供增量”,金俞伯说。

伯恩将这一模式称为产业公园,其计划是先在国内落户产业公园,然后将其从中国拷贝到“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此前已有新疆、广西、黑龙江、福建、安徽5地有了合作意向,并正在落地。此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以色列、柬埔寨、斯里兰卡、印度已经有企业或者政府官员开始与伯恩对接。

据了解,目前伯恩已经在重庆、新疆、广西和福建开始建设产业园,希望能与沿线国家企业合作,让健康产业园在更多的“一带一路”国家落地。按照规划,未来健康产业在沿线国家落地后,产品除供应当地市场外,还可返销回中国,为国内消费者提供更优质的健康产品。

在生物农药项目上,伯恩在重庆市涪陵规划了占地约40亩的产业园,设计产能为年产1300吨原药、4000吨制剂。产业化项目建成投产后,将推出用于防止水稻病虫害的杀虫真菌生物农药,包括母药、油悬浮剂、粉剂和颗粒剂等。计划当年实现线万元。

同时,伯恩集团也设计了一些金融方案和产业模式,帮助推广自身的技术和产品,以其生物农药技术为例,农民使用生物农药可不需要先付款,而是其后用农产品(12.550, -0.05,-0.40%)交换。而生产出的零农残农产品将利用集团旗下“易生活”百万家销售门店,进入城市千家万户。

金俞伯说,未来15到20年,产业发展+一带一路,比互联网+电商有更大的机会,这是下一个人类需求决定的。这个产业,就是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2010年,这个产业起了小风,上百家环保企业上了市,从现在开始,有23年,风会越吹越大。虚拟经济已经做得太大了,需要回归实体经济,作为倾心“价值投资”的投资人,自己要先在这个风口布局。

hth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